关灯
护眼
字体:

[0363章].曾经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岳澄祜所说的话没有任何新鲜感,换一种说法,那就是古话中的“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”,对于这些大家族来说,原则上这话不能算错,只不过,这也要看对象,比方说,岳语夏就极其反感家里为他安排的花海兵,并不惜断绝与家中经济来往,以过清贫日子为抗争。

    但是,岳语夏与秦风还是从中读出了不一样的地方,从开始的时候对秦风不屑一顾,到现在几乎以拍板的态度决定了女儿与秦风的关系,其中的过程只有几分钟时间,虽然其中转折之快让人有目不暇接之感,却仍是让岳语夏感觉到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终于不把我卖给花海兵了……”岳语夏继续没心没肺说道。

    岳【无【错【小【说,.q≯ule⊕du.澄祜装作没有听见女儿的话,继续与秦风谈论他父亲的身份,当然,他还是挺讲究技巧的,颇为含蓄说:“作为亲家翁,我想我是有权利知道你爸的身份的……不过呢,如果你有难言之隐的话,我也不会勉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风风不愿说,你又干嘛非要逼他呢……”岳语夏不满地说道,岳澄祜口口声声说不会勉强秦风,但在实质上,这句话本身就已经透露出浓浓的勉强之意。

    秦风最不愿谈起的就是父母的身份,偏生面对的岳语夏的父亲,而岳语夏又如此地善解人意,这又让他心怀感激,为了老婆大人,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可能就是风叔叔,就是风梓浩,我从小就是这么叫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着啊……”岳澄祜蓦地拍掌叹道:“我早该想到是他了,除了风梓浩,还有谁会让眼高于顶的‘厨痴’隐身于暗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风风的老爸貌似很厉害的吗?”岳语夏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据说,亲家翁之间,条件相近的情况下,从来就没有相互嘉许的人物。就记载着一则轶闻,某甲请木匠做了一张雕花大床,极是大气典雅,如此好床,不让亲家翁见识,则枉费这番心思了,于是就对儿媳妇声称自己得病。儿媳忠实把消息带回娘家,于是,亲家翁某乙闪亮登场,巧得很。某乙新近请了裁缝师傅做了一条新裤子,他穿了新裤子到某甲家中,谈话之间,把腿撩得高高的,问,亲家翁得的是什么毛病啊……某甲一看见某乙的新裤子就全明白了,遂答曰,我得的是和你一样的毛病……

    岳澄祜就有近似于这般的心态,他不以为然说:“风梓浩也就是人够坏而已。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有家族遗传的……”岳语夏莫名说道。

    秦风正在点头,他也对风梓浩与薛佩云的典故很感兴趣,就是半道上岳语夏冒出的这句话。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。

    据说,薛佩云从小就热爱厨艺,向来有“厨痴”之称,尤喜找与她平辈的世家子弟一较高下。她的天资极为聪颖。家族又是鼎力栽培,主观上又够努力,所有成功的条件都汇聚于她一身。久而久之,似乎她就成了她一辈之中的佼佼者,并被认为是金蓝带奖最有力的争夺者。

    “薛佩云这人,成名之后,就有些得意忘形,她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到处挑事,说好听点,叫做精益求精,说不好听就是吹毛求疵,鸡蛋里挑骨头,她去酒楼饭店吃饭,那时候很多都是国营饭店,服务水准虽然不怎么样,那些掌勺几十年的大师傅,手上还是有真功夫的,薛佩云照样不怵,吃了别人辛苦烹饪出来的菜肴,然后噼里啪啦猛说一通,吃过的菜可以被她批驳得一钱不值……”岳澄祜想了想,不是很确定地说道:“那时候她还大概二十岁都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岳语夏却是不管她老爸酸溜溜的口气,一脸崇拜地说道:“哇,薛社长好神勇哦,二十岁不到就已经与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师坐而论道了,也难怪她后来游历欧罗巴三年,积攒下来的心得能够迫使mql集团作出让步……”

    岳澄祜被岳语夏这一打岔,觉得很没面子了,于是就变本加厉通过贬低亲家瓮夫妇,以此来衬托出他的伟岸。

    按他所说,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风梓浩与薛佩云碰面了,或许是不齿于薛佩云把厨房大师傅的心血贬低得一钱不值,风梓浩就偏生在缺点中大力发掘优点,于是,二人之间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,也就是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尾声,他们之间大打出手,风梓浩的脸甚至被薛佩云给抓花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浪漫哦……”岳语夏像小女生似的,由衷赞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这叫狗血好不好……”虽说是自己的父母,秦风却依旧大义灭亲道。

 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