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零四章机趣横生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唐奥运从亚细亚大楼里走出去,忽然觉得一切都恍如一梦,而他又不自觉地哼起那首歌来:“我原要昂扬独步天下,奈何却忍辱藏于污泥;我志在叱吒风云,无奈得要苦候时机。龙飞九天,岂惧亢龙有悔?鹰飞九宵,未恐高不胜寒!转身登峰造极,试问谁不失惊?我若要鸿鹄志在天下,只怕一失足成千古笑;我意在吞吐天地,不料却成天诛地灭……”

    才下大楼,却上心头,只觉过去成败,种种荣辱,恍如一梦。

    这时,他已信步走到楼外,面对一个人:毛丰源。

    一个平凡的人,一个平凡的名字。

    唐奥运无论再怎么端详:都认为眼前这人很寻常、很平凡,决比不上自己飞扬、潇洒、才气纵横、泱泱大度!

    甚至连毛丰源也一样:他也认为他自己很平凡、很平常。

    至少,他跟任何人一样,都有一颗平常而善良的心。一个平凡的人,有着一颗平常的心。

    唐奥运才情激越、煞气严霜,他所面对的:却是这样的一个人、这样的一颗心。

    等都等那么久了,急也不急在于一时。

    是以先礼而后兵。

    毛丰源率先抱拳招呼道:“唐二哥,别来可好?”

    “托您的福!”唐奥运也客客气气地说,“三弟也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“无恙,无恙。”毛丰源笑说,“至少没有人再我的酒里下蒙汗药。”

    唐奥运脸色一变:“老三,夙夜来此,既无病痛,也没急惊风,却是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毛丰源说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。我是跟二哥讨一人一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唐奥运故作不懂,“啥事?”

    “人是柴姑娘,还有陈妖精、吴亮、王庚,听说他们晚间已进入了亚细亚大楼,”毛丰源斯文淡定地说,“事是要讨回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公道?”唐奥运仍诈作不懂。

    “柴大哥的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不是在日间已提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就是这样子,一件事没弄个清楚,无法为自己至亲至崇敬的人讨回个公道,总是不甘不休的,”毛丰源这一次一面说一面笑,一向纯挚的笑容竟然笑得比冷傲的唐奥运脸上那个更奸!“我今天侥天之幸,救得了家父胞妹,这才省悟:当日我刺杀靳云鹏,若不是你把‘兄弟盟’里的资料迅速提供给龙太爷那一伙人,哪有这么快就抓了我爹爹和妹妹的道理!你对一个逃亡的、已没有威胁到你的兄弟尚且如此,看来大哥的命运已然可以想见!”

    唐奥运冷笑:“你恼的只不过是自己的事,却公报私仇。”

    毛丰源道:“我一早已说过,我要为大哥讨回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唐奥运道:“但你一日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杀害了柴少云,你的讨公道不过是假借名义来夺‘兄弟盟’的实权而已。”

    毛丰源:“就算我今晚无法替柴大哥讨回公道,我至少向你讨回柴依琳、吴亮、陈妖精和王庚。”

    唐奥运眯着眼道:“‘兄弟盟’是什么地方?岂任人来去自如。”

    毛丰源道:“别忘了,我也是‘兄弟盟’中的三当家,他们是我的兄弟,我要见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唐奥运冷冷地道:“你也别忘了,当年在你狙杀靳云鹏之前,已对外公布,跟‘兄弟盟’已脱离了一切关系。你现在不过是上海滩里九流子帮派‘风雨楼’里的小流氓!”

    毛丰源笑了:“二哥,你又何必为难我呢,放人吧!”

    唐奥运板着脸孔道:“这时候跟我攀什么交情!理屈就想动之以情,想也休想!”

    毛丰源淡淡地道:“什么叫理屈?柴大哥既然不在了,你就当我不是‘兄弟盟’的人。我现在就代表‘风雨楼’的主事人向你讨人。”

    唐奥运打从鼻子里哼道:“他们在我管辖的范围里闹了事,谁说交人就交人!”

    毛丰源昂然道:“他们是我的弟兄,有人证明他们是登楼拜访,堂堂正正地进入楼子里的,你怎能说关人就关人?再说,他们要是犯了事,就请交出他们,我自会以‘风雨楼’的规矩好好惩罚,犯不着唐二当家越俎代庖……唐二当家的又不是吃饱了撑着,太闲了没事可干,日间不惜劳师动众地来找咱‘风雨楼’的麻烦,今晚又抓着咱们楼里的兄弟不放!”

    毛丰源这几句话说得极重,已不拟有回圜余地。

    唐奥运双眉一剔:“你要他们?”

    毛丰源截然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唐奥运:“一定要?”

    毛丰源:“一定要!”

    唐奥运:“要是我不给呢?”

    毛丰源:“人命关天,请恕得罪。”

    唐奥运:“如果他们已死了呢?”

    毛丰源:“杀人偿命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?”唐奥运发横了起来,“别忘了,现在是你在‘兄弟盟’,不是我在‘风雨楼’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杀了他们,”毛丰源一字一句地道,“纵然今日是在大金殿前,我也要你杀人偿命!”

    唐奥运目光闪动,哼声道:“毛丰源,今天你们风雨楼跟来的人,似乎少了一些……你说这种话,也不怕闪了舌头!”

    “人多人少都一样,”毛丰源说,“都一样,咱们只要心志相同就是了,由我作代表,向你讨命追债,人少人多都一样,没什么不同。生死由命,成败在天,我来得了这里,既然心怀不平,就得要打抱不平才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给你下台阶不要,要你崩了鼻跌崩了牙,那是活该!”唐奥运狠了起来,“告诉你,你的债是讨定了,因为吴亮、王庚那些人,他们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毛丰源动容:“死了?”

    唐奥运道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毛丰源变色:“都死在这里?”

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